当前位置: 首页>>琳琅导航官网 >>mua2048

mua2048

添加时间:    

责任编辑:依然3月27日,在博鳌亚洲论坛主题为“金融‘突围’”的分论坛上,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表示,宽松性流动性不利于小微企业贷款反而有害于小微企业贷款,宽松流动性不是解决小微企业贷款的办法。针对脱实向虚的问题,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李晓鹏指出,实业回报过低,使得金融机构寻找投资项目中出现一些困难,在前几年出现了资产荒、项目荒的问题。建议大力推动技术创新,使得资本回报上可以适应资金在这方面要求。如何破解融资难?“宽松货币政策并不利于小微企业贷款”朱民提出,如果金融向实体经济的贷款不能有效实施,有传导机制的问题。但是金融和小微企业贷款困难,和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不完全有关系。在朱民看来,小微企业融资难本质上因为三个不对称:信息不对称、风险不对称、收益和成本不对称。“信息不对称是因为银行对小微企业不透明不了解,风险不对称因为小微企业没有抵押,成本不对称是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的收益和成本难以对称。因此,小微企业融资难是全世界难题。”如何破解?朱民给出了案例和建议。第一,德国模式,政府和民间的信用体系合力解决这一难题。德国的社区银行专门给中小微企业贷款,社区银行没有流动性时,通过政府的干预,使得德国的大型商业银行专门为社区银行提供流动性。第二,英国的例子。英国在危机之后,大量的中小企业没有得到贷款,英国迅速出台了一个金融合作伙伴的政策,政府提供流动性给PPP,PPP直接贷款给小微企业。第三个建议是,宽松货币政策并不利于小微企业贷款。“从过去十年的情况看,如果宽松货币政策流动性走向金融市场,股市大涨、债市大涨、赚钱太容易,钱都走向股市怎么会贷给小微企业?”朱民说,宽松性流动性不利于小微企业贷款反而有害于小微企业贷款,宽松流动性不是解决小微企业贷款的办法。如何遏制脱实向虚?“实业创新步伐要加快”李晓鹏表示,全球金融危机以后,金融谋求转型做了很多创新,取得很大进步和进展,但是也出了一些问题。目前,金融业存在哪些问题?他首先指出,目前中国的金融机构很多,提供金融服务的产品同质化比较严重。“我呼吁,要给金融机构赋能,使得它们能够提供和多元化需求配套的产品服务,要进行这样一种金融革命。期待下一步的金融改革在这方面迈出新步伐。”李晓鹏还表示,目前金融改革开放的步伐正在加快,中国要开放风险投资市场,由于中国需要资金,特别需要资本。而资本里面,风险资本是最为重要的一个资本。“中国在风险投资的管制上有一点过严。中国的互联网、人工智能已走在全球的前面,而风险投资在全球还不处于领先地位,我们应该在开放金融市场过程当中,在风险资本方面创造更好环境,使它跟互联网技术能够更好结合,促进金融发展。”针对脱实向虚的问题,李晓鹏指出,实业创新步伐要加快,实业回报过低,不能完全覆盖金融业融资成本,使得金融机构寻找投资项目中出现一些困难,在前几年出现了资产荒、项目荒的问题。“我们要大力推进工业革命,推动技术创新,要培养中国的大国重器,使他们能够在技术上领先,资本回报上可以适应资金在这方面要求。”近期会出现黑天鹅、灰犀牛事件吗?近期会出现世界经济的黑天鹅、灰犀牛事件吗?朱民表示,“目前金融市场处在高波动高风险阶段,中美摩擦问题也增加了不确定性。而美联储今年不会加息,这给市场一个很大的缓冲机会,流动性宽裕。”朱民说,一方面是高风险,一方面是高流动性,2019年在高债务阴影下处于一个贪婪和恐惧的临界点。李晓鹏则表示,整体而言,信心仍然是当前金融经济界一个最大挑战和问题。“去年很多人遇到债务危机的问题,本身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。但大家对民营、小微企业在债务融资方面有些不正确的看法,产生了偏见。现在中国政府对实体经济,特别是民营和小微金融给予很多方面支持,大家逐步看到这方面的严重性,而且树立信心,现在形势比去年大为改观。”李晓鹏说,金融经济界有一条,任何敏感事情可能都会造成挑战。所以要坚定信心,信心比黄金更重要。

首先,房地产税的立法,肯定不仅仅是试点的问题。通过试点可以看出,房地产税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利益,政府也会用法治和立法来缓解整个社会的共识问题,通过法律形式化解矛盾、解决纠纷。另外,房地产税涉及人的基本经济权、生存权的问题,从这个方面来讲,应该会涉及相关扣除的问题,当然不是说所有的房产都要纳税,而是会设置一个扣除方式,纳税应该以扣除以后的余额面积为标准。

从融智·中国对冲基金经理A股信心指数看,3月份,A股市场趋势预期信心指标值为131.11,相比上个月大幅上升了7.05%。具体来看,6.67%的基金经理持极度乐观态度,51.11%的基金经理持乐观的观点,相比上个月都有明显的上升;40.00%的基金经理持中性的观点;只有2.22%的基金经理不太看好3月份行情。从后市操作看,20.30%的基金经理打算加仓,而高达72.18%的基金经理准备维持现有仓位不变,以应对市场的变化,其余占比很少的基金经理可能有减仓的计划。主要的原因在于目前私募基金的仓位已经处于比较高的水平,所以有部分私募会选择持仓观望或者获利了结,减仓的占比有所上升。

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报业绩预告/正式报告披露比例接近20%,参考限额以上工业企业的盈利情况,1-2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增速已经大幅下行至-14%,大概率已经达到本轮工业企业盈利周期的底部。但是对于上市公司的盈利周期而言,一季度可能难以达到本轮的低点;与工业企业不同的是,A股上市公司中包含有较多的金融类公司,银行股的业绩增长相对稳健,券商行业进入2019年以后经营业绩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好转,这两类公司的盈利将对整体上市公司的业绩带来较强的支撑。因此,2019一季报上市公司盈利增长依然处于下探通道中,但未必出现本轮盈利周期的低点。分行业来看,必需消费品盈利能力依然较强,拥有核心技术的新兴产业的内生增长力量开始释放;零售、禽养殖、食品加工、云计算、通信设备等领域的景气度持续上行。

(3)MSCI扩容兑现,外资重仓股横盘震荡MSCI历次扩容预期兑现,外资重仓股迎来季度级别横盘震荡。我们以最新陆股通持股市值前50标的,等权构建“外资持股前50”指数。发现过去四年中,根据MSCI纳入节奏,外资持股前50走势可以分为三波:(1)2017年6月至2018年8月:在A股成功纳入MSCI后,北上资金持续流入,而外资集中持股的食品饮料、医药、电子等机构抱团标的持续上涨,指数最高涨幅54%,历时1年零2个月。在MSCI纳入A股兑现后,进一步扩容的安排尚未明确。(2)2018年9月至2019年2月:在经济下行担忧与中美摩擦加剧双重打击下,机构抱团标的迎来深度调整,而市场“抱团松动”的声音也甚嚣尘上,对2012年抱团行情的比较与美国“漂亮50”破灭研究也在市场广泛流传。空窗期历史6个月,指数最高跌幅20%,区间跌幅为7%,整体呈现横盘走势,但中间回撤也较为显著。(3)2019年3月至2019年11月:空窗6个月后,MSCI在2019年2月底宣布分三步扩大A股权重。持续时间为8个月,区间涨幅28.7%,最大涨幅36.7%。在2019年5月,外资持股指数迎来3个月的震荡盘整,最大跌幅为3.1%。与2018年底相似,“抱团松动”以及境内外抱团行情的复盘再次被市场热议。

众所周知,养老保险实现全国统筹的前提是各地要完成省级统筹的工作,而就目前而言,我国大部分地区尚未实现省级统筹。“目前,山东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的缴费比例大部分都是按照18%,也有部分地区的单位缴费比例则是高于或者低于18%,其他省份也有这样的情况,这是历史遗留问题。”12月18日,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、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先将各省的养老保险缴费比例进行统一,2020年之后,再进行养老保险全国缴费比例的统一。

随机推荐